新闻动态

中外专家携手创新      掌握核心制参科技

传奇故事

人参与剪纸


早年,剪纸是普遍人家的居家装饰,逢年过节或是婚丧嫁娶才用得上,也算地道的民风民俗。其实早在唐宋,此物就被咏进了诗句。白居易曾赞美:“疏流似剪纸,决壅同裂帛”。

印象中贴在窗户上的窗花,夏天时就已经被阳光晒得斑驳花白,但还舍不得揭下来,思想里,一定还藏着过年时的那番祈愿吧。

毕竟来自民间,从几千年前传到今天,花色与样式都发生了很大改变,但那份玲珑剔透的美感却愈发让人心生爱恋,渐渐也演变成一种流行。

无论年节时的“吉庆有余”或“迎春纳福”,也无论嫁娶时的“喜结连理”,或是老人生日时的“麻姑献寿”,一把剪刀的千变万化,丝丝缕缕间,就能将那些过日子的道理生动明了地展现出来,光是那醉人的鲜红,也能让心里暖上一阵子。

人参,这棵长在长白山下的仙草,始终是这方水土的灵魂。参乡有位和人参一样灵秀的女人,二三十年都在纸上剪人参。她的手上,有春风化雨的神力,每棵人参,在她心里都是一个奇迹。

翻开《百参图》,瞬间能把你带回到似水流年的过往,不止是惊叹,参须优美婉转的身姿,早已超越了普通意义上的剪纸,你看到的艺术,完全是一种自然形态的还原,此时的人参,也已经升华为通体璀璨的艺术。你甚至可以从参须盘绕的线条里,感受到那些有知觉的脉络和神经。

很难想像,要用怎样的功力,才能将人参的灵魂刻画得如此精妙。面对这些精灵,耳边隐约有粗粝的喊山声。尽管挖参人的脚步,早已被岁月的草丛覆盖,但他们创造的文明却在这片土地上蔓延生根。

又快过年了,民间少不了祈年祀土、求告丰收的风俗,街头花花绿绿的剪纸,早已把人们的视线吸引过去,一朵俏丽的窗花,一挂蕴含美好寓意的门笺,都会让你怦然心动。

谁说过,这是每年最早开放的迎春花。

在松江河镇八一桥下一条胡同里,终于寻到了陈凤的住所。这是一间商住两用的二层小楼,门面不大,同这里随处可见的奇石根艺参茸山货之类的店铺并无太大区别。缺憾是热闹少了些,因为位置稍显僻静,虽然离主街仅百米之距,但明显占不到地利,只可谓“深巷藏奇绝,只待闻者来”。

这是一个清雅的店铺,根雕奇石琳琅满目。她说,铺面是她2012年买下的,这些既是爱好,也是养家之用。毕竟在这人参之乡,旅游业近些年兴盛起来,各地的游客除了对长白山的珍奇物产感兴趣,还很喜欢这里的工艺品,比如琥珀木的根雕,松花石砚,还有就是以人参为主题的各种艺术品,包括人参剪纸。

她说实在不好意思,你们来的不是时候,刚把大量作品送到县里,因为县博物馆正在为她做个人剪纸作品展,从今年元旦一直展到正月十五,方便的话可以到那里看看。但她还是从屋里抱出一个大卷轴,需三个人合力才能打开。

打开的同时,在场的人无不惊讶。这是一幅15米长的“宝参图”,每棵人参都是一幅美仑美奂的图画,拼在一起,就是一张大气磅礴的人参家族史。

她说,年前12月14日,刚去了趟省城,专门参加第二届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,回到松江河镇还没喘口气,就接到抚松县博物馆领导的电话,让她尽快把作品送过去。

刚满40岁,就成为省级工艺美术大师,而且是这批全县惟一一位。

其实看上去她更加年轻,清秀的面颊偶尔还流露出一抹羞涩。“虽然都是些露头露脸的事,但还是愿意坐在家里,好好琢磨那些人参造型,因为还有更多构想需要下功夫去做,人参的主题太深厚了,一辈子也挖不完。”

陈凤的人参剪纸有别人不一样的味道,在当地已是小有名气。无论哪个级别的艺术展览,或是主题活动,都少不了向陈凤发出邀请,请她拿出一些剪纸作品供大家欣赏。她也非常支持,总是以最短的时间设计出新样式,让大家耳目一新。当然,她也希望通过这些渠道接收更多外面的新鲜信息,丰富和完善自己的剪纸技艺。

《百参图》

店里左面上方悬挂着一幅“十二生肖参字”的巨幅剪纸作品,她指着每个参字一一解释。其实每个字的笔画里,都嵌着许多形态各异的人参造型和抽象出来的生肖图案,美妙而深富神韵。而每个字体,都是她从历代书法大家的作品里捡出来的,充满艺术表现力。

这幅作品创作于2010年,当时正值抚松百年县庆,她被邀请去参加庆祝活动。走进县里的“中国人参博物馆”,一下子就被大厅里墙壁上、柱子上张贴的不同朝代的“参”字吸引住了。她就站在那里,一个一个地欣赏、揣摩,瞬间,脑海里就勾勒出剪纸的意象。“当时就想,书法能表现出来的,剪纸也一样能做到。”

回来后她反复琢磨,怎样将人参文化与十二生肖结合起来,并赋予其深刻的思想内涵和精巧的艺术设计理念。“本身就是参字,再结合人参的形态,从有文字开始,直到现在,在历史记录中书法大家的字,比如王羲之、王献之写的,还包括甲骨文、碑文当中的字体,全给标示出来,又查阅了很多资料,工作量非常大。”

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,终于诞生了十二个人参生肖字符,这幅作品曾多次参加省市各种展览,一度引起广泛关注。

同一时期创作的另一幅作品是“长白山百参图”,这幅长15米的剪纸长卷是她花费精力最多的一幅。她从不同形态的山参和园参中,进行细致分拣和归纳,最后确定了百棵极具体特性的参形,细腻地再现人参的形体美。

这是一种颇见功力的创作。陈凤说,既要抓住人参的形,更要体现人参的神,只有形与神达到完美融合,才是一棵活的人参。她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完成,这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多最长的人参民间剪纸作品,现为抚松“中国人参博物馆”收藏。

2013年,她又创作了三十米的大型剪纸长卷《长白山百奇珍野山参》。之所以创作这幅作品,她说,因为长白山的野山参越来越少,就想把出土的极品野山参以剪纸形式做个图谱,给历史留下一点可供参考的资料,她给这件作品命名为“宝参图”。

开卷就是山参之王,徐徐展开,一棵棵形态各异、参龄不同的野山参渐次呈现。从这里能看到人参的生长史,人参的幻化、神奇的形体,无疑于一部人参简史,同样也有一百苗人参。

这幅作品已被收藏到珲春博物馆。

人参的线条美

剪纸中的线,具有连接和整合剪纸画面的作用,这些线不同于笔画出的,自如流畅,剪刀在纸上只能是一个剪口,至多不过算作“暗线”,

线条是人参剪纸最难把握的部分,因为人参有大量参须,细长且相互穿插勾连,参须上还长有密密的珍珠疙瘩。

其实,陈凤的手法更接近微雕,传统的剪纸艺术相对随意,一个大致的轮廓加上民俗的内涵,可能就是一件符合大众审美的民间艺术形式。对于人参这样需精雕细刻的题材,仅靠传统工艺完全不够。

陈凤说,人参的芦头、丁碗、根须、珍珠疙瘩、参籽等处,都需要用特殊的技巧,比如有的用剪,有的要挑,还有的要弯、转、抖等,稍不留意线条就可能变硬、断掉,弄不好那种原始自然、洒脱飘逸的感觉也出不来,这是人参剪纸特别费力的地方。特别是一颗颗比米粒还小的珍珠疙瘩,剪的时候必须一气呵成,抖一点就会前功尽弃。

陈凤在观察野山参的形态时,非常注意那些根须所表现出的天然灵动的韵律美,时间久了,会觉得每一根参须都涌动的血液,在音乐中翩翩起舞。

而不同参龄的人参又姿态各异,比如一年生的“三花”,二年生的“巴掌”,三年生的“二甲子”,直到四品叶、五品叶、六品叶等,各种形态的人参所表现出的风度气质截然不同,既要讲究艺术技巧,又必须兼顾科普性。

而每一棵野山参,又塑造出不同的性格特点,像人一样。有的宁静和顺,丁须柔美恬淡,有如吐纳云气。有的健壮豪放,肢干雄浑有力。有的蔓妙妩媚,有的野趣横生……这就需要在线条上用心刻画,每个细节都不能放过。

东北民间剪纸的文化主题

东北民间剪纸既有以“嬷嬷神”崇拜为代表的满族风情,又融合了中原文化的乡土气息,渐渐形成了独有的地域特性,给人的感觉粗犷豪放,淳朴热烈,跟东北人的性格有些相似。剪出来的作品也大多反映当地的人文风情,自然面貌。

陈凤认为,这种剪纸与宫廷剪纸完全不一样。宫廷剪纸注重细节的表达,东北剪纸具有东北人大气豪爽的性格特点,有一种特有的质朴美,不做作,不着意去修饰一些东西,给人的感觉又不显得轻浮,表现出那种纯民间的特性。

但她还是承认,这些年东北的民间剪纸有了很大变化,渐渐也在向宫廷剪纸靠近。

显然,她并不推崇这种做法,“因为那样会丢失东北宝贵的民风,变得不伦不类。如果把一个地域的文化属性改变了的话,它就不属于咱们这里的了。”

比如说剪一苗野山参,是剪圆芦,还是堆花芦、竹节芦,剪的是老体参呢还是嫩体参,或者已经形成珍珠疙瘩的,或者紧纹细皮的这种,别人剪出的,只能告诉人家,说这就是东北的野山参,形体、线条都很好,但他却说不出道理。

这种土生土长的剪纸就不一样,因为融入了这里的文化,有深厚的民间基础,每一处怎么剪都有他的理由。

除了人参剪纸,这些年她也将视线延伸到整个长白山文化,用一把剪刀,剪出无数个活灵活现的民间故事。2009年,她将长白山挖参习俗加以整理,设计成16米的书法剪纸。2011年,受邀为《松花石传说》一书创作了系列剪纸插图,其中包括母子石、石缘、磨刀石等7个部分,每幅剪纸都是依照故事情节设计而成,场景里的人物栩栩如生。

自然,最受欢迎的还要数她创作的那些人参、参女、参娃,因为这都是大家最熟悉的,也是百看不厌的图案。她曾经拿这些作品到省里、市里、县里参加过各种展览比赛,大大小小的奖项都得过,柜子里的证书早已满满一摞。

接下去陈凤要做的,就是怎么把这些剪纸做得更精妙,更有家乡味。也让外面的人看到她的剪纸,一下子喜欢上她的家乡,包括这些带仙气的人参。

返回|BACK
0.2133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