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

中外专家携手创新      掌握核心制参科技

传奇故事

说不完的人参故事

人参是一味中药,因其酷似人形,因而在民间就产生了许多美丽的神话。尤其是在人参的产地吉林,各民族的民间传说,作为口碑文学,广泛而深刻地反映了该省民族的历史风情及民族文化意识,其中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和寄托。一些民间文艺工作者对人参故事进行了大量挖掘整理工作,出版了不少有关人参故事的书籍。

中国人对人参的崇拜,在很大程度上是历史因素和文化因素造成的。我国第一部药物学著作《神农本草经》首次将人参当作药物收入,在书中,人参被列为“主养命以应天,无毒,多服久服不伤人,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”的上品。有“主补五脏,安精神,定魂魄,止惊悸,除邪气,明目,开心,益智。”的功效。东汉末年张仲景著《伤寒论》收载了113个药方,其中有21个药方用到人参,这是首次对人参药用的记载。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首次对人参做了详细论述,认为人参几乎就是一种包治百病的神药,“能治男女一切虚症”,人参由此身价百倍,现在人们一提起人参,总以为是东北长白山特产,其实在古代,山西上党的人参才被视为佳品,由于对上党人参的推崇,在中原地带很快就被挖得绝种。


后来人们遂用其他形态类似人参的植物伪充之,并沿用了“上党人参”的名称,并逐渐将一类形似防风、根有狮子盘头的桔梗科植物定名为“党参”。清代吴仪洛在其《本草从新》中说:“按古本草云:参须上党者佳。今真党参久已难得,肆中所卖党参,种类甚多,皆不堪用。唯防风党参,性味和平足贵,根有狮子盘头者真,硬纹者伪也。”所以现代处方中所开的“党参”已经不是古代的真“上党人参”了。党参的功效与人参近似,但效力比较弱,最宜用于平素倦怠乏力、精神不振。语音低沉、自觉气短、稍一活动就喘促的肺气虚弱者。 野生的人参与人工栽培的人参效力相差很大。到了清朝,每年有数万人到长白山采参,东北人参也面临着灭绝的命运。为了制止这股滥采之风,康熙三十八年( 1699年)清廷下令实行发放许可证采参,严禁私采,但这并不能有效地制止有些人冒死私采,野生人参在清末已难得一见,现在市售的一些所谓“野山参”,绝大多数都是假货。 正是在野生人参就要绝迹,中国人在寻找其替代品时,西洋参开始上场。18世纪一个法国传教士,受到中国人的感染,对人参也产生了极大的性趣,他认为在世界其他地方,只要与中国人参生长地的气候、地理条件相似就可以找到人参。一个在加拿大魁北克传教的传教士得知以后,意识到这里可能是可以发现人参的地方,当他拿出绘制的人参图形给当地土人看时,他们立即认出当地的一种草药就是图上所画的人参。

这就是现在市场上被当作保健品的“西洋参”,又称为“花旗参”。实际上西洋参和中国人参虽然属于同一个科、属,但并非同一个物种。 单用一味人参煎煮称为“独参汤”,具有大补元气,回阳固脱的功效,兼有养血活血之功,对于产后失血过多,阳气虚浮欲脱所致的产后昏厥有急救之功。对过敏性休克,西药升压药不能维持血压者,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,用“独参汤”往往可以收到非常好的效果。使用独参汤虽能起死回生,但要注意必须辨证准确,千万不可不辨脉证,四诊不参,主观臆断,轻易使用。

返回|BACK
0.1354s